当代舞蹈作品的叙事类型和手法研究分析

  一、当代舞蹈作品的叙事类型

  按照先后顺序进行叙述类型的划分,是各类艺术研究中最常用的方法。对此也可以从该角度对当代舞蹈作品的叙事类型进行划分,可以分为顺叙、倒叙、插叙和分叙四种类型。

  1.顺叙

  顺叙是线性结构叙事的一种,即按照时间先后顺序进行叙述。一般由起、承、转、合四个部分构成。如《刑场上的婚礼》就运用了这种叙述类型。一开始,一对夫妻站在舞台下,同时响起了低沉的音乐,是”起”的部分。随后两人慢慢向前行走,双手紧紧握在一起,表明了这是一对正在走向刑场的恋人,是”承”的部分。突然一声枪响,两个人纷纷倒地,意味着他们已经牺牲,是”转”的部分。临近尾声的时候,两个人却相互搀扶着向观众告别。意在表明,虽然他们没有在这个现实世界中举行完婚礼,但是却在另一个世界中获得了他们的幸福,正是”合”的部分。整个叙述结构清晰,起伏有致。

  2.倒叙

  倒叙是指先将结果呈现在观众面前,引起观众的触动和疑问,然后再将整个故事娓娓道来。其优势在于能够抓住观众的心,使作品有一种慢慢揭开谜底的神秘感。如三人舞作品《金达莱的微笑》便采用了倒叙的类型。舞蹈一开场,一位中国军人正在追忆过往,他在战争中失去了左臂,空荡荡的衣袖在风中晃动着,手里死死攥着一个包裹,眼中也充满了泪水。在舞台的另一方,一个朝鲜族母亲和一个孩子正在幸福的生活着,当中国军人看到她们时,想要伸手抓住些什么,却又怎么也抓不住,整个舞蹈也从此刻开始。中国军人为什么失去了左臂,手里拿着什么东西,这对母女跟他是什么关系?这些疑问正是观众的兴趣点所在,整个作品也更加引人入胜。

  3.插叙

  插叙是指在顺叙的基础上,通过回忆或切换时空的方式,插入一部分新的内容,从而使舞蹈情节得到有益的补充和延伸,很多时候能够起到醍醐灌顶、画龙点睛的作用。如《浮生》这部作品,表现的是中国历史上三次人口大迁移之一的”闯关东”。最开始一位身患重病的母亲是带着三个孩子的,但是后来条件过于恶劣,为了使孩子能够活命,不得不让哥哥和妹妹自寻出路,并给每人一条辫子作为日后相见的信物。随后的一幕,表现的是日本军人在东北大地上犯下的种种罪行,似乎弟弟这个人物已经被忘记了。而当姐姐被日本人抓住并成为慰安妇时,看到了一个日本年轻军官的墙上居然挂着一条辫子,这才知道蹂躏自己的人居然是自己的亲弟弟。这时候,出现了作品的插叙段落,原来是当年母亲被捕后,日本人抚养了一个中国小男孩,目的就是让他去残害中国人。这个插叙段落的运用,使整个作品的矛盾得到了空前的激化,而作品的主旨也因此更加鲜明和深刻。

  4.分叙

  在文学叙述中,分叙被描述为”话分两头,单表一支”。即在叙述过程中,可以先讲一件事,再讲另一件事;也可以几件事交叉讲述,并最终合二为一。如《一片焦土》这部作品就采用了分叙的形式。作品先是以肢体语言的形式,表述出了环境的恶劣,一方面是持续的干旱,一方面是一个危在旦夕的孩子。然后对这两个方面分别进行表现。一边是人们对干旱的无奈和抗争,一边是孩子就要被渴死和饿死。最后,两个主题汇集在一起,舞台上所有人都躺在地上,双手合十,祈求干旱能够早日过去,孩子能够活下来。可以看出,两段叙事其实表现的是同一个主题,而分开叙述,相当于给观众提供了一个新的观察和感悟的视角,能够获得更加全面和直观的效果。

  二、当代舞蹈作品的叙事手法

  1.身体叙事

  舞蹈是一门以肢体动作展示为主的艺术,所以身体本身也成为了叙事的重要手段。具体来说,身体叙事是通过姿态和动作两个方面构成的。首先是姿态。姿态也叫造型,舞蹈中的姿态看似自然平常,其实都是舞蹈编导精心设计的,当这个造型呈现在观众面前时,同时也传达出了多种叙事信息。比如春晚获奖作品《俏夕阳》,是一部取材于皮影戏的舞蹈,由唐山市的多位退休老人表演。舞蹈一开始的造型,就表明了舞蹈者的年纪、舞蹈想要表述的内容、舞蹈的艺术风格等。《等待》中,主妇蓬头垢面的坐在凳子上的姿态,正是对”等待”这一主题的最好诠释。谁在等待、何种环境下等待等各种信息一目了然。可以说,不管是舞蹈编导的无意之举还是有意为之,姿态本身就是一个叙事的集合体。

  其次是动作。动作可以分为叙事动作、表意动作和装饰动作三种类型。叙事动作是叙事性舞蹈作品的主体,通常也是整个舞蹈作品中最具有代表性、最精华的动作。如张继刚创作的藏族舞蹈《母亲》中,就有一个常见的动作,即母亲经常会膝关节弯曲,呈驼背状态,形象的表现出了这位母亲常年的辛劳。表意性动作也叫作说明性动作,主要在叙事中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比如一手握拳横置胸前,另一手握拳背在身后,便表示奔跑或是穿行。观众一看就能够领会其中的意思。装饰性动作也叫连接性动作。主要起到辅助、装饰和衬托的作用,也是叙事动作和表意动作之间的连接和过渡,同样也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可以看出,当舞蹈者用肢体动作来代替自己的声音后,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便都有带了叙事的意味和效果。

  2.音乐叙事

  音乐是舞蹈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除了能够营造艺术氛围、塑造人物形象之外,在叙事方面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而且不仅是音乐,各种音效同样也是叙事的好帮手。具体来说,首先是配乐叙事。舞蹈本身是一门视觉艺术,而通过配乐的融入,则将原本单纯的视觉变为了视听合一。在音乐本身所具有的情感力量下,不仅能够强化叙事意图,而且能够使叙事效果更加清晰和感人。如《中国妈妈》中的配乐就受到了普遍的好评。作品主要分为憎恨、接纳、养育、送行四个部分。每一部分都有与之相契合的配乐,有效丰富了叙事效果。”憎恨”部分中,为了突出中国妈妈们对敌人的愤恨,特意使用了密集的打击乐、铜管和弦乐交替演奏,一种悲壮感油然而生。而且在该段的结尾处,还特意把最后一个音结束在非主音上,起到了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接纳”部分中,表现的是中国妇女的母性情怀,对此特意使用了弦乐,由大提琴和小提琴交替奏出温婉的旋律。”养育”部分表现的是日本女孩在中国妈妈的关爱下茁壮成长的情境,对此使用了清脆的双簧管和长笛,给人以轻松明亮之感。而”送行”部分中,作者并没有使用多种乐器合奏的形式,而是选用了淡淡的女生小合唱,每一句都唱到了观众的心里,充分表现出了母亲和女儿分别时的内心挣扎和不舍,颇有几分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感觉。可以说,正是在音乐的帮助下,才形象、动人的展示出了舞蹈的全部内容,中国妈妈的母性光辉也在音乐的映衬下闪耀在舞台上。

  除了配乐之外,音效也是叙事的好帮手。如《雪梅兰》中,作品一开始就响起了呼呼的风声,让观众不禁感到几分寒冷和萧瑟,随后又飘起了漫天的飞雪,一代京剧大师梅兰芳随后出场,给人以傲气凌然,铁骨铮铮的感觉。《进程2———返乡》中,舞台上响起了每个人都熟悉的月台报站声。”旅客朋友们请注意……”简单自然的广播声,立刻将观众带入了故事的情境中。所以很多时候音乐和音效叙事,要比语言和行为叙事更加自然和真实,能够让观众在潜移默化中接受各种叙事信息。

  3.舞美叙事

  所有舞蹈作品都是在一定的舞台环境下展开的,舞台设计、道具、服装等舞美因素,同样能够在叙事中发挥出重要的作用。比如服饰和道具,作为与舞蹈者身体联系最为紧密的非语言传播者,其在叙事上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和功效。舞蹈《凤悲鸣》中,主人公鸣凤出场时身着一身素衣,手里拿着一条印花手帕。这可不是一件普通的手帕,而是有着丰富和深刻的寓意。作为鸣凤和三少爷之间的信物,其代表的是这个女子对爱情的憧憬和向往,对新生活的期盼和渴求,所以她一直带在身边,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挣扎着想要拾起手帕,因为那是自己一个未曾实现却始终向往的愿望。与之相对的是群舞者的黑手帕,一会儿蒙住舞蹈者的脸,一会儿又组成了一道墙,一会儿又变成了一口深井,营造出了一个阴森恐怖的氛围,也预示了鸣凤悲剧的命运。

  又比如灯光和布景。近年来,伴随着科技的进步,舞台上的灯光和布景已经有了明显的进步,成为了舞蹈叙事的一个得力助手。如《5200米高度的记忆》中,一阵凛冽的寒风吹过后,映入到观众眼中的是一块刻有”唐古拉山”的石碑,像是一个见证者,在诉说着发生在雪域高原上的感人故事。随后,舞台上下起了茫茫大雪,一个藏族老妇人身着简陋的服饰依偎在这座石碑边,眼中充满了回忆。整个开场十分简单,仅仅是一个石碑,一场雪,一位老妇,就充分调动起了观众的兴趣和好奇心,为接下来的叙事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随后,修建高原铁路的故事也娓娓道来。可以看出,在当代舞蹈作品中,舞美已经不再是可有可无的摆设品,而是在多个方面都发挥着积极的作用,特别是在叙事方面,能够以直观、简练而精准的方式进行无言的诉说,并获得了自然、真切的叙述效果。

  综上所述,我们说舞蹈长于抒情,拙于叙事,其实是针对于某种特定题材的作品而言,并不是所有的舞蹈作品都排斥叙事,相反,必须要借助于叙事,才能够全面而深刻的展现作品。事实也充分证明,叙事性舞蹈作品往往有着更高的艺术价值。因此作为当代舞蹈工作者,应该对舞蹈叙事有正确的认识,对一些经典作品的叙事类型、手法、作用等进行梳理和总结,掌握舞蹈叙事特有的规律,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探索和创新,做到以情叙事,以事抒情,为当代舞蹈创作开辟出一个新的发展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