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文学作品的舞蹈改编

  由文学作品改编而成的舞蹈作品,是舞蹈创作素材的重要来源。舞蹈艺术具有形象性、流动性和语义的模糊性、多义性等特点。在尝试将文学作品进行舞蹈改编时,厘清舞蹈艺术的独特性是其改编的前提。

  一、舞蹈艺术特征分析

  (一)舞蹈艺术具有直观性和形象性

  舞蹈是极具直观性的表演艺术。例如,舞蹈家杨丽萍在表演舞蹈《雀之灵》时,大幕拉开,翻飞舞动中美丽的孔雀迎风俏立,跳跃旋转,展翅飞翔。她独创的手臂绵软无骨般的律动,于柔美延绵中迸发出生命的激情。舞蹈《雀之灵》表现的是孔雀的动作体态特征,然而通过舞者灵与肉的交融,舞蹈远远超越了对孔雀形态的模拟,使得犹如精灵般美丽的孔雀升华为最具代表性的傣族少女形象。又如,经典女子群舞作品《小溪、江河、大海》,一群身着水色长裙、肩披透明薄纱的少女以中国古典舞著名的园场步为主题动作。舞者连绵流畅的舞姿在立体的舞台上幻化出涓涓小溪、涛涛江河、浩浩大海,形象地营造出山涧小溪流聚成河,最终汇入大海的壮观景象。

  (二)舞蹈艺术是”时空艺术”

  首先,舞蹈艺术的时空紧密依托。舞蹈既是空间艺术也是时间艺术,它是在时间和空间中形成的。舞蹈的呈现需要三维空间,而舞蹈表演又是流动的,无法脱离音乐节奏,因此会占用特定的时间。舞蹈依托于音乐之上,当我们聆听着法国作曲家圣·桑的大提琴乐曲,欣赏着舞蹈《天鹅之死》时,可以感受到音乐与舞蹈是密不可分、相互配合的统一体。正是舞蹈艺术中时间与空间的水乳交融,才得以塑造出完整鲜活的舞蹈形象,使舞蹈具有其他艺术形式无法替代的独特魅力。

  其次,舞蹈艺术是时空的高度省略和浓缩。如电影《从奴隶到将军》中运用彝族歌舞形式,表现男女主人公罗霄与索玛从相遇到结婚的剧情。这个过程只用了两个镜头表现,第一个镜头”相遇”——罗霄拨下索玛头上的草标,第二个镜头”结婚”——罗霄与索玛的成亲之夜。这个例子可以充分说明舞蹈是时空的高度浓缩。此外,舞蹈是凝聚情感的艺术,它长于抒情。舞蹈编导在作品创作中要避免表述复杂的故事情节,多利用时空省略来展开舞蹈的情节叙述。这种省略既是浓缩也是写意,其间留出的空白可以带给观众更多想象空间。

  (三)舞蹈艺术具有情感性、多义性、模糊性

  舞蹈是具有强烈情感的艺术活动, 西汉学者毛亨为《诗经》所作的《大序》里写道:”情动于中而行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舞蹈能唤起人们情感的激荡与共鸣,使人受到强烈的艺术感染。诗人艾青访问苏联时,观看芭蕾演员加林娜·乌兰诺娃的精湛表演之后,无法平复内心的激动写下诗作《给乌兰诺娃》,以云之柔、风之轻、梦之幻来赞美这位舞蹈家的表演。然而所谓的”云之柔、风之轻、梦之幻”具体说了什么呢?当人们试图用精确的文学语言来说明乌兰诺娃的舞蹈动作时,就体会到舞蹈语言实际上具有多义性和模糊性,它所表现的意境和情感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舞蹈语言的模糊性能够带来巨大的艺术魅力,同时也彰显出舞蹈艺术长于抒情,拙于叙事的特点。

  二、文学作品的舞蹈改编应注意的问题

  舞蹈艺术鲜明的形象性、时空交融的特性、强烈的情感色彩以及舞蹈语言的多义性、模糊性构成其独特的艺术魅力。这些特性也决定了舞蹈艺术与文学在表现方式上的不同,因而舞蹈编导在进行文学作品的舞蹈改编时,要注意舞蹈题材的选择和舞蹈结构的构建。

  (一)文学作品改编舞蹈的题材选择

  舞蹈作品的编创工作第一步是选择适合的题材。在进行文学作品的舞蹈改编时,编导面对多种多样的文学作品,每一部作品的内容都极其丰富,其中人物性格、情节故事和矛盾冲突相当繁杂。对于舞蹈编导来说,文学作品的内容是创作素材,如何在众多素材中提取可以用舞蹈展现的段落、内容作为舞蹈题材,笔者认为应遵循以下两点。

  1.题材的可舞性

  通常舞蹈演员在阅读文学作品时,会被某些情景所触动,从而产生创作的冲动。这时舞蹈编导应判断它是否适合作为舞蹈的创作题材。他们首先考虑的问题是:”这是一段能够舞起来的材料吗?”舞蹈是动作的艺术,它的表现手段和工具是肢体动作,因此题材的可舞性是文学作品进行舞蹈改编时无法回避的问题。

  2.题材的抒情性

  舞蹈演员通过肢体动作表现舞蹈作品,而动作的表达具有会意性和多义性。这样的艺术特性和文学有很大区别,文学作品可以清晰表述故事情节,而舞蹈使用很长的篇章也不一定能表达完整。然而,舞蹈可以更加直观而生动地传达意境和情感。从这个意义上讲,舞蹈如诗,舞和诗都需要在有限的篇幅中表现充沛的感情,因此必须高度浓缩。有经验的舞蹈编导能够挖掘情感中最凝炼、最动人的部分,并将其表现出来。所以,舞蹈的题材需要具备强烈的感情动力。在选择文学作品进行舞蹈改编时,题材的抒情性是必要条件之一。例如,法国编舞家莫里斯·贝嘉的舞剧《生命之舞》,题材涉及艾滋病患者。在表现身患艾滋病的恋人死亡诀别的时刻,为了使病人能够舞动起来,贝嘉巧妙设计了可以移动的病床。两个病床分开合拢,各种角度进行移动,一对恋人在上边接触、纠缠、翻滚。此时生命的美丽与残酷一同起舞,编舞家想要表达的是在历经痛苦之后,生命常在,任何时候都不应放弃希望和未来。

  (二)文学作品改编舞蹈的结构构建

  对文学作品进行舞蹈改编时,舞蹈编导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要对文学作品进行舞蹈时空的重建。文学属于再现性艺术,它在叙述故事情节时有很大的自由。在文学的时空里,作家可以采用顺叙、倒叙、插叙、补叙等记叙方式。而舞蹈作为表现性艺术,在演出时的时空再现远没有文学那样自由。文学作品改编舞蹈时,对舞蹈结构的构建要注意两个方面。

  1.舞蹈时空的省略

  一般来说,文学名著具有广泛的读者基础,其中故事内容、人物命运等读者都已经很熟悉,他们到剧场看舞蹈或舞剧并不是为了重看一遍已然熟知的故事。如果在舞蹈中大量重复故事情节,那么观众会感到索然无味。所以编导要根据舞蹈艺术的美学特点,将作品由文学的时空形态转化为舞蹈的时空形态,尽量避免用舞蹈的肢体动作讲故事。舞蹈或舞剧的情节展开中往往会有很多省略。例如,赵明导演的舞剧《红楼梦》在这方面做出了很好的尝试。编导把原著中可舞性的典型矛盾和情节筛选出来,以宝玉、黛玉、宝钗的感情纠葛和人物命运作为主线,集中展现了宝黛初会、黛玉葬花、婚礼惊变等场景。这种重点抓住人物情感冲突的结构重建,印证了舞蹈创作结构规律。

  2.舞蹈时空的浓缩

  舞蹈长于抒情,拙于叙事,在舞蹈作品的表述过程中通常会在几个动情点上设计停留,把扣人心弦的精彩舞段深度渲染,以期达到观众的共鸣。例如,根据俄国诗人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的诗体小说改编的舞剧《叶普盖尼·奥涅金》,编导将奥涅金与达吉亚娜长达十年的爱情纠葛浓缩进三段精心设计的双人舞中。第一段是散步双人舞,编导设计表现了达吉亚娜的芳心初动和奥涅金的漫不经心,为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悲剧埋下伏笔。第二段是镜子双人舞,表现了达吉亚娜与奥涅金热烈如火的浪漫爱情。第三段是撕信双人舞,十年后的达吉亚娜已心如死灰,将奥涅金的信撕碎。这三段双人舞经过编导对文学作品的精心改编和重组构建,以舞蹈的独特视角进行阐述,将奥涅金与达吉亚娜十年的爱情纠葛表现得淋漓尽致,深刻反映了俄国19世纪初的现实生活,也成为舞蹈结构中成功运用时空省略和时空浓缩的典范作品。

  结语

  文学作品的符号语言特性和舞蹈艺术的动作语言特性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对文学作品进行舞蹈改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而,文学作品改编为舞蹈作品的转化过程也是有规律可循的。充分认识舞蹈艺术鲜明的形象性和时空交融的特性、认识舞蹈语言的多义性和模糊性,以及把握它长于抒情的特点是文学作品改编成舞蹈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