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族舞蹈与中国古典舞蹈拧身动作对比

  舞蹈历史的发展进程中,我国的文化艺术,在辉煌的历史朝代中曾经波及周边的邻国。从朝鲜、韩国等国的舞蹈中看到某些传承下来的中国古代文化痕迹。朝鲜封建王朝统治时期的宫廷舞蹈。它来源于天君日神的祭祀仪式上演出的集体舞蹈 “俗喜歌舞”、 “喜歌乱舞”。这些舞蹈在历史上与中国古代舞蹈有密切联系,其形式丰富多彩,有的流传至今。

  而中国古典舞是在民族民间传统舞蹈的基础上,经过历代专业工作者提炼、整理、加工、创造,并经过较长期艺术实践的检验流传下来的具有一定典范意义的古典风格的特色舞蹈。它本身就是介于戏曲与舞蹈之间的混合物,也就是说还未完全从戏曲中蜕变出来,称它为戏曲,它已去掉了戏曲中最重要的唱与念; 说它是舞蹈,它还大量保持着戏曲的原态。

  一、拧身动作在朝鲜族舞蹈与中国古典舞中的体现

  ( 一) 拧身动作在朝鲜族舞蹈中的体现

  朝鲜族在历史上创造和发展了丰富多彩的歌舞文化,且在深受中国乐舞文化的影响过程中,形成了宫廷舞蹈、民间舞蹈、伎房舞蹈、宗教仪式舞蹈等存在空间有异、社会功能有别的传统舞蹈形态。当朝鲜族从半岛迁入中国时,只带来了其中的一部分。这些原本存在空间、社会功能有异的舞蹈形态,被带入中国后均落根于民间,有的为传承在民人民群众中,有的则被民间艺术家们所保存。根据调查,迄今仍在朝鲜族地区流传约有四十余种的传统舞蹈形态。

  朝鲜族舞蹈的基本体态是在人体的横向上求 “圆”,从纵向上求 “拧”; 拧身动作是在朝鲜族舞蹈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从服装长短就可看出,身体从肋骨开始拧身,一方面是因为其形态上显示出下身修长的体态,另一方面,蕴含着拧身训练的科学性。他在舞蹈动作和训练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朝鲜族舞蹈的形体美,基本表现在舞蹈动作中的韧劲上。尤其是拧身、内含胸、弧弯臂等舞蹈动作,将舞者的全部身形呈现为含而不露的姿势。结果,其动作就把温柔、细腻、优雅、祥和、缓慢、稳重等诸多表演内涵有机地统一起来,体现出了一种谦和忍让的审美特色。

  ( 二) 拧身动作在中国古典舞蹈中的体现

  戏曲舞蹈中的舞姿、身法、韵律所强调的曲、圆、收等特点,在中国古典舞训练中得以体现。例如卧云强调中国戏曲传统中拧、收的综合美场则强调那种向心的不失民族所追求的那种意境、典雅的气质。

  中国古典舞身韵的重要特点之一,就是在掌握正确的人体驱赶直立重心的规格要领后,在 “拧、倾、仰”的提太重去完成各种舞姿,在这样的姿态中完成身法的变化及技巧的运用,更是一种技法的标志。从腰开始带动肩在与地面保持平行,脚位不动的情况下横面旋转上身幅度大小由胯是否转动来决定的,胯不动完全由腰和肩横向转动,形成只能看到前面肩膀的 “一字肩”为基本的横拧。但她的幅度是较小的,另外,在膝部不动,胯也随着腰肩横拧,拧的幅度可以达到极限。因此,人体躯干拧、倾、仰,是需要经过严格的训练才能掌握的能力和感觉,它不仅是外部技法的要求,更有着很高的内在意蕴的要求。

  二、朝鲜族舞蹈与中国古典舞拧身动作的共同性与异同性

  ( 一) 朝鲜民族舞蹈与中国古典舞拧身动作的共同性

  朝鲜族舞蹈与中国古典舞蹈之间的相似之处,首先从历史联系上到的就是一代舞蹈家崔承喜,崔承喜中国戏曲进行研究,她特别注意到中国戏曲里的传统舞蹈动作,用科学的方法加以分析与攒用,成为一种特有的舞蹈形式,她在短短几个月中的喜、怒、哀、乐的种种表情与身段组织起来,使蹈和感情得到一致。也就是因为这样一位朝鲜族舞蹈家,在中国的研究,使中国舞蹈与朝鲜族舞蹈在历史上有了这样的连接以至于发展,后人称她的舞蹈是 “朝鲜的线,中国的型,日本的色。”

  中国古典舞的形指的是舞蹈形态的外部动作。它表现为不同的体态,各种各样的动作之间的连接。凡是一切看得见的形态与过程都可以称之为 “形”。形是一种形象在艺术中最基本的链接特征,是古典舞魅力之附体,是古典舞的美传达给观众和人们的一个中介。中国古典舞在形态上一直是以 “曲、圆、倾、拧”,卷、翻、俯、仰”的曲线美为主要动作要素。从出土的墓俑和敦煌壁画中不难看出这一点是由古至今一脉相承而不断发展演变的。

  ( 二) 朝鲜族舞蹈与中国古典舞拧身动作的异同性

  两者虽都称为拧身动作,但是幅度的大小,呼吸与感觉是不同的。朝鲜族拧身为横拧,以崔承喜的弟子朴荣媛继承并发展的。它是在准备姿势下从胯部一下不动,腰部横拧,在动作时,配有上身的呼吸和下身的屈伸,是一种形象美的表现。这种拧身是有韧性的,不同于古典舞的造型感,它是一直在延伸一直在延续的拧身动作。中国古典舞同样也是从腰开始带动肩在与地面保持平行,脚位不动,跨不动完全由腰和肩横向转动,形成只能看到前面肩膀的”一字肩”为基本的横拧。她的不同之处在于,朝鲜族舞蹈的拧身动作,是为表现动作辅助动作更加完美,表现主题更加明显而胯部不得跟随腰部转动,动作同时伴有含胸,气息下沉,呼吸等动作韵律进行的。而中国古典舞蹈,他拧身的大小是根据胯部的转动而定的,胯部不动,上身进行旋转时为小拧身,当上身转动的同时胯部也跟着旋转可达到极限。上身特点有倾拧、仰拧、横拧之分。

  结 论

  朝鲜族舞蹈教育家朴荣媛,她一生从事朝鲜族舞蹈教育。培养出了众多的门生为中国朝鲜族舞蹈事业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她将形象性的语言和形体动作的示范结合在一起,使学生即从形体得到直观的感觉,又从语言中捕捉到动律的内在感受,在身心共同的作用下,把握朝鲜族舞蹈在动态体现方面,不仅要求参照传统民族民间舞蹈素材,且根据朝鲜民族的审美特征加工。

  古典舞的外部形态除直立外,拧、倾、圆、曲的外形特点是区别于其他训练的外部特征。古典舞蹈基训中对每个部位都有这系统的训练方法和手段,古典舞民族风格的展现体现于身体各部位的特殊表现能力,而躯干是古典舞动作的核心,无论是直立状态还是 “拧、倾、圆、曲、俯、仰、开、合”的动律特点,无一不是从躯干的运动变化而来。身法的掌握的不准确,就无法将其结合。古典舞中许多技术技巧和舞姿造型也同样需要要不得特殊能力才能完成。如拧、倾、俯、仰等舞姿造型。

  朝鲜族舞蹈拧身动作长于呼吸,而古典舞蹈的拧身动作是继承戏曲亮相大幅度而来的,那么如果将二者的长处进行有机的结合,古典舞不光是大幅度动作亮相特点,而是加入朝鲜族舞蹈拧身连续性,使舞蹈更加连贯。朝鲜族舞蹈在韧性与连贯的同时借鉴中国古典舞蹈拧身动作的幅度与活力。也许也会更加体现出舞蹈的劲道。二者的结合也许在未来舞蹈艺术更加完善的同时,也能借鉴与结合更多更好的各民族因素与外来舞蹈元素,多元化发展的趋势即将势不可挡。

  当今舞蹈与武术的结合,舞蹈与杂技的结合,东西方舞蹈元素的结合等等。都是舞蹈发展中互相取长补短,互相吸收,互相促进的过程。也是舞蹈走向世界,创造出世界性舞蹈的重要形式,创造出舞蹈的多元化方向发展。这种发展是必然的,这样的趋势,必定会使舞蹈界的发展大放光彩。